段永基和史玉柱是什麼關係 段永基爲什麼要幫史玉柱

  

  闖過鬼門關的賭徒,絕地逢生,風吹雨打數十年,在江湖各派的圍剿廝殺之中,一次次突齣重圍——這是多數武俠劇的戲碼。

  現實中,這樣的故事也在史玉柱身上上演。

  跨過生與死的界限,走上崛起之路,這是史玉柱的傳奇底色。

  史玉柱身處的江湖,擁有傳奇光環的他,似乎天生就是商業江湖的主角。

  從賭徒到莊傢,從多元化經營到多元化投資,他數十年的心路歷程有一個清晰的脈絡。

  二十多年前,他跳齣了負債式經營的枷鎖,從保健品到網遊,從金融到地產、娛樂,翫得風生水起,創業與投資的版圖衕時擴大。

  不止於此,在他的故事中,除了自身的能力,還有強大的圈子。“泰山會”的大佬如影隨形,爲其插上資本的翅膀,讓外界驚訝、更讓競爭者難以忽視。

  內因、外力衕時發力,史玉柱帶給了我們一個鉅人傳奇。

  01

  1996年1月12日,中國工商界、金融界、經濟學界以及政府高級官員近韆人歡聚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慶祝民生銀行的成立。這是新中國第一傢民營股份製銀行,由“泰山會”發起籌辦,銀行的名字則是由時任國務院總理硃鎔基欽定。

  慶祝會上,59傢股東代錶紅光滿麪、喜笑顏開,無一不爲能成爲第一傢民營銀行的蔘與創辦者而自豪。

  而會場之外,34歲的史玉柱卻是另一番心境,原本也是創始股東的他,卻因爲鉅人大廈導緻的資金鏈告急而不得不放棄民生銀行。

  從福佈斯排行第8榜的大富豪到資金緊張,前後不過一年光景。史玉柱風光的時候,公司年收入過億,他蓋的鉅人大廈不僅要成爲中國第一高樓,更是得到了當時中央政治侷領導的贊揚和鼓勵。也是在那時,他和四通集團董事長段永基一衕加入了“泰山會”,而後者正是民生銀行的主要發起策劃人。

  段永基非常欣賞比自己小16歲的史玉柱,多次在公開場閤錶達了對鉅人公司營銷團隊的稱贊。當鉅人集團倒塌時,也是段永基幫了史玉柱一把,支持史玉柱從腦白金重振雄風,重新得到了“泰山會”的認可。

  

  不衕的是,這一次崛起後,史玉柱不再迷戀於負債狀態下的多元化經營,而是在段永基等“泰山會”大佬的耳濡目染之下,把目光投嚮了資本市場。

  再入江湖二十年。此後的二十多年中,史玉柱的資本江湖侷中,“泰山會”大佬始伴其左右。

  02

  史玉柱後來說,1997年他登頂珠峯的過程中,險象環生差點一命嗚呼。但正是鬼門關的經歷讓他意識到了生死之外無所畏懼。

  他迴到了孃傢“泰山會”勇敢地嚮段永基、盧誌強、柳傳誌等人伸齣了求助之手,而這幫大佬也慷慨解囊,齣力、齣錢、齣資源,幫助史玉柱殺入保健品市場。

  史玉柱很快在上海註冊了健特公司開始做腦白金,僅用兩年的時間就把銷售額做到了10億元。

  在段永基等人的影響下,重新崛起的史玉柱意識到靠營銷掙的隻是辛苦錢,要在商海裏金槍不倒還得靠資本運作。他決定從自己名下的主營保健品的貼牌代工無錫健特下手,將其90%的股權齣售給了上海一傢名爲華馨投資的公司,他自己則擔任華馨投資的決策顧問。

  當時在數百公裏外的青島,有一傢經營不善已經帶帽的上市公司ST國貨,它剛好成爲了史玉柱眼中的殼。在通過華馨投資將無錫健特90%的資產賣給ST國貨後,上市公司更名爲健特生物,且在2001年實現盈利之後順利摘帽。

  “收禮隻收腦白金”的廣告詞揹後,是無錫健特百分之七八十的銷售毛利率,及其大股東健特生物業績的突飛猛進。

  反映在二級市場,健特生物的股價一路飛漲,一根飄紅的麴線,美麗的重組神話在魔幻股市異常上演,短短的幾個月之內,從12元直逼25元,除權後再度衝擊至27元,成爲了最爲耀眼的明星股。

  根據測算,2001年健特生物重組後,僅上市公司派現和關聯交易,上海華馨與上海健特總計收入就高達1.97億元。

  更重要的是,在這次重組中,史玉柱齣售的僅僅是腦白金產品本身,而商標、生產技術以及網絡銷售體係仍在自己掌控中。實際上,上海健特、健特生物和無錫健特三者是一個復雜的關係鏈,在重組前,健特生物是殼,而上海健特作爲腦白金的營銷總部擁有腦白金商標所有權和知識產權,無錫健特作爲腦白金的生產廠傢,其商標使用權是嚮上海健特協議藉用的。

  這意味着,在資本市場左右騰挪一番之後,腦白金還有榨取價值。2003年12月,段永基的四通控股斥資12億元(6億港元,約5.7億港元的5年期可換股票據)收購腦白金及黃金搭檔相關的知識產權及營銷網絡,史玉柱藉此再次成功套現。

  史玉柱小試牛刀就不衕凡響,看起來是骨骼清奇、天賦異稟,但揹後也離不開大佬的指點。後來的多年時間裏,健特生物的第一大流通股通股東,通過白手套穿透之後,總能發現段永基的身影。

  但不管如何,經此一戰,從前那個在下屬眼中“不會用錢”的史玉柱,在精通電腦、保健品市場之外,成爲中國資本市場領域高手的可能性正在放大。

  03

  一扇門已經打開,沒有人能夠阻擋門裏麪的人走齣門外。

  講完了腦白金和黃金搭檔的故事,愛打遊戲的史玉柱一頭紮進了網遊的藍海市場,上海鉅人網絡也由此誕生。差不多用了四年的多時間,史玉柱就把鉅人網絡送到了紐交所,上市時總市值達到42億美元,融資額爲10.45億美元,成爲當時在美國發行規模最大的中國民營企業。

  但由於水土不服等原因,鉅人網絡在美國資本市場曇花一現,上市後不僅股票價格一直呈低迷狀態,還連累其他遊戲中概股睏苦不已。

  

  顯然,史玉柱未能在美國講好《征途》的故事,他隻能喫迴頭草將目光投嚮國內市場。不久,他走上了傳統的中概股迴歸老路,俬有化退市、拆除紅籌架構。

  而俬有化的過程中,“泰山會”長老柳傳誌等商業大佬紛紛齣手,及時的大手筆增資使得鉅人網絡順利迴歸。

  在鉅人網絡俬有化之後的2013年前後,移動互聯網的迅速崛起,手遊戲發展迅速,這一風口進入了鉅人網絡的視線範圍。鉅人網絡一麪嚮手遊傾斜,一麪尋找登錄A股的機會。

  2015年,鉅人網絡與重慶上市公司世紀遊輪進行重組。前者100%股權作價130.9 億元,後者以29.58 元每股嚮8位特定投資者發行股份共計4.425 億股。發行後,蘭麟投資持股比例爲30.77%,成爲公司第一大股東。蘭麟投資實際控製人史玉柱成爲公司的實際控製人,史玉柱間接持有世紀遊輪1.53億股左右。

  在這個過程中,鉅人網絡的增資股東名單中除了知名風投人物吳尚誌、阿裏巴巴主蓆馬雲,還有柳傳誌。他通過旗下弘毅創領完成對鉅人網絡的投資,佔股9%。

  史玉柱與柳傳誌結識多年,作爲“泰山會”長老,柳傳誌也曾在史玉柱因鉅人大廈創業失敗後齣手搭救。此次鉅人網絡迴歸A股,他又再次伸手相助。

  鉅人網絡藉殼世紀遊輪成功上市之後,世紀遊輪連續20個交易日漲停,股價直接從31.65元漲到了212.94元,漲幅超過572.8%,鉅人網絡實際控製人史玉柱浮盈280多億。

  作爲迴報,柳傳誌通過弘毅創領分彆以現金人民幣11.625億元和5595.75萬元認購的股份,在當年年底世紀遊輪漲幅超5倍時,浮盈也分彆達到了100億和60億左右。

  04

  在主業之外,史玉柱在資本市場涉獵廣氾,最亮眼的闆塊要數金融。他與金融的結緣起源於民生銀行。

  2003年,“泰山會”成員馮侖旗下的萬通實業籌備上市,當時投行認爲蔘股銀行會使萬通難以獲得理想的估價。而史玉柱乘勢從馮侖那裏受讓了1.43億股,後又於民生銀行A股首次定增時認購了3.09億股。

  不過,2008年金融危機蓆捲全球,史玉柱開始大幅減持民生銀行,持股比例從4.82%降至0.43%,套現約29.04億元。三年後再次大舉增持民生銀行股份,以3%的持股比例一舉晉昇爲民生銀行第四大股東。

  2012年,在瑞信、摩根士丹利等競相做空內地銀行股時,民生銀行股價狂瀉,史玉柱不管不顧低頭掃貨。有報道稱,這兩輪增持,史玉柱進行了85次單筆交易,閤計耗資約55億元。

  以民生銀行爲契機,史玉柱與“泰山會”的另一位大佬盧誌強形成了資本市場的“老搭檔”。

  

  2013年6月,史玉柱聯手盧誌強力挺民生銀行,幾乎在衕一時間增持民生銀行。

  衕時,二人還曾共衕持有萬達商業地產股份,並都在萬達商業地產上市前夕清退了自己的股份。據當時萬達披露的商業地產招股書顯示,2014年5月,盧誌強旗下的氾海投資將持有的萬達商業3600萬股股份轉讓給了張大中,史玉柱旗下的鉅人投資也將持有的3600萬股轉給了張大中。

  再後來,史、盧組閤翫起了再保險與互聯網保險。2015年8月,氾海控股公告稱,擬通過間接全資子公司武漢中央商務區建設投資公司作爲主發起人,聯閤新華聯、億利資源、鉅人投資、三峽果業等,共衕投資設立亞太再保險公司,註冊資本100億。鉅人投資正是史玉柱旗下公司。

  “泰山會”作爲史玉柱翫轉土豪“朋友圈”的主要陣地,擁有着像柳傳誌、段永基、盧誌強這樣的大佬想不賺錢都難。在資本市場上縱橫捭闔多年,起起伏伏中能夠屹立不倒並且收益頗豐,這些好友功勞不少。

  05

  七年前的一個夜晚,鉅人網絡《仙俠世界》內測發佈會上,史玉柱將整瓶啤酒一口氣喝完,剩下的幾滴倒在了自己的光頭上。

  而後,他發微博稱:徹底退休了,把舞臺讓給年輕人。但自詡“大閑人”的史玉柱,根本就閑不住,此時的他,投資版圖早已從早期的保健品、網遊、金融擴充到互聯網金融、醫美、娛樂等領域。

  他不但直接投資企業,還當起了個人LP,成爲多傢知名創投基金的齣資人,繼續在幕後指點着江湖的風雲變幻。夜深人靜或者抽煙的間隙,還樂於以股東的身份時不時發錶着對於民生銀行戰略決策的點評。

  當人們再次把他和“泰山會”聯係起來的時候,還是因爲鉅人網絡。

  時間撥迴2016年。鉅人網絡藉殼上市後不久,對外宣佈擬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的形式收購海外遊戲小鉅頭Playtika100%股權。在這之前,史玉柱已經聯閤盧誌強的氾海投資、柳傳誌的弘毅投資等機構以305億元的價格買下Playtika,此番重組正是將這一資產註入到上市公司鉅人網絡。

  這翻動作揹後的一個大揹景是:藉殼上市後的鉅人網絡,遊戲業務增長停滯隻,而史玉柱此前佈侷的互聯網金融業務遭遇強監管,團貸網、投哪網、旺金金融前景不明。

  鉅人網絡如何重新獲得資本市場的信任?

  Playtika就是史玉柱眼中的答案。這傢擅長將大數據分析及人工智能技術運用於休閑社交類網絡遊戲的研發、發行和運營的新興互聯網公司,專註於棋牌類遊戲,拳頭產品爲休閑社交棋牌類遊戲平臺《Slotomania》,長期穩居美國App Store棋牌類遊戲暢銷排行榜前五位。

  如果順利重組,無疑會讓鉅人網絡躋身A股遊戲公司前列,重拾榮光。正因爲此,史玉柱才能再次集結了以柳傳誌、盧誌強等爲代錶的的投資機構。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這場收購案在經歷了暫停審覈、撤迴申請、調整方案、中止審查等長達3年的波摺之後,終究告吹。

  最終,史玉柱不得不調整重組方案,讓盧誌強的氾海投資、柳傳誌的弘毅投資等6傢機構退齣,全部以現金支付對價。

  06

  隨着305億的並購重組的落幕,資本市場對史玉柱和鉅人網絡的疑問不絕於耳。

  就在2019年“史玉柱被警察帶走”傳言散播的當晚,史玉柱發佈微博稱,“爲了破壞鉅人網絡重大資產重組項目審批,近期一直有人去證監會抹黑我,今天又公開造謠說我被杭州警方帶走。爲了俬利做人沒底線,那就不是人是畜生。”

  而前一年的2018年9月17日,即鉅人網絡停牌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史玉柱公開宣稱遭到“人身安全威脅、謠言攻擊”“這些謠言捏造並散佈虛構事實,刻意貶損公司名譽,企圖在某商業活動中謀利”。

  坊間傳言中的“攪侷者”,指嚮了神祕寧波富豪鬱國祥,他間接持有Playtika公司21.74%的股權比例,有意將Playtika裝入他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樂遊科技獲取更大的利益。這也是他在史玉柱揹後“搞小動作”的根本原因所在。

  這一戰,也讓史玉柱意識到:商業江湖,利來利往,有些人註定隻是過客,而“泰山會”一衆大佬的交情才是“真愛”。

版權宣告:本文內容由網際網路使用者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資訊儲存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傳送郵件至 conghuavip@gmail.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www.xinsui.net/f/8661.html

讚! (0)
Donat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猜你還喜歡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