齣師錶的介紹 齣師錶翻譯及原文

齣師錶介紹:

《齣師錶》是三國時期蜀漢丞相諸葛亮在北伐中原之前給後主劉禪上書的錶文,闡述了北伐的必要性以及對後主劉禪治國寄予的期望,言辭懇切,寫齣了諸葛亮的一片忠誠之心。歷史上有《前齣師錶》。至於三國演義中的後齣師錶,並沒有證實。通常所說的《齣師錶》一般指《前齣師錶》。錶,古代嚮帝王上書陳情言事的一種文體。

齣師錶原文: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cú),今天下三分,益州疲(pí)弊,此誠危急存亡之鞦也。然侍衛之臣不懈(xiè)於內,忠誌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慾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yí)德,恢弘誌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sè)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俱爲一體,陟(zhì )罰臧(zāng)否(pǐ),不宜異衕。若有作姦犯科及爲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俬,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yōu)之、費禕(yī)、董允等,此皆良實,誌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wèi)陛下。愚以爲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諮之,然後施行,必能裨(bì)補闕漏,有所廣益。

將軍嚮寵,性行(xíng)淑均,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衆議舉寵爲督。愚以爲營中之事,悉以諮之,必能使行(háng )陣和睦,優劣得所。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huán)、靈也。侍中、尚書、長(zhǎng)史、蔘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佈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wén)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bēi)鄙(bǐ),猥(wěi)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諮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yòu)一年矣! 【“有”是通假字,通“又”,跟在數詞後麪錶示約數。所以讀yòu】

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sù)夜憂嘆,恐託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dù)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shù)竭駑(nú)鈍,攘(rǎng)除姦兇,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禕、允之任也。

願陛下託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禕、允等之慢,以彰其咎(jiù)。陛下亦宜自謀,以諮諏(zōu)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

今當遠離,臨錶涕零,不知所雲。

齣師錶翻譯:

先帝開創的大業未完成一半卻中途去世了。現在天下分爲三國,益州地區民力匱乏,這確實是國傢危急存亡的時期啊。不過宮廷裏侍從護衛的官員不懈怠,戰場上忠誠有誌的將士們奮不顧身,大概是他們追唸先帝對他們的特彆的知遇之恩(作戰的原因),想要報答在陛下您身上。(陛下)你實在應該擴大聖明的聽聞,來發揚光大先帝遺留下來的美德,振奮有遠大誌嚮的人的誌氣,不應當隨便看輕自己,說不恰當的話,以緻於堵塞人們忠心地進行規勸的言路。

皇宮中和朝廷裏的大臣,本都是一個整體,獎懲功過,好壞,不應該有所不衕。如果有做姦邪事,犯科條法令和忠心做善事的人,應當交給主管的官,判定他們受罰或者受賞,來顯示陛下公正嚴明的治理,而不應當有偏袒和俬心,使宮內和朝廷獎罰方法不衕。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禕、董允等人,這些都是善良誠實的人,他們的誌嚮和心思忠誠無二,因此先帝把他們選拔齣來輔佐陛下。我認爲(所有的)宮中的事情,無論事情大小,都拿來跟他們商量,這樣以後再去實施,一定能夠彌補缺點和疏漏之處,可以獲得很多的好處。

將軍嚮寵,性格和品行善良公正,精通軍事,從前任用時,先帝稱贊說他有才幹,因此大傢評議舉薦他做中部督。我認爲軍隊中的事情,都拿來跟他商討,就一定能使軍隊團結一心,好的差的各自找到他們的位置。

親近賢臣,疏遠小人,這是西漢之所以興隆的原因;親近小人,疏遠賢臣,這是東漢之所以衰敗的原因。先帝在世的時候,每逢跟我談論這些事情,沒有一次不對桓、靈二帝的做法感到嘆息痛心遺憾的。侍中、尚書、長史、蔘軍,這些人都是忠貞誠實、能夠以死報國的忠臣,希望陛下親近他們,信任他們,那麼漢朝的興隆就指日可待了。

我本來是平民,在南陽務農親耕,在亂世中苟且保全性命,不奢求在諸侯之中齣名。先帝不因爲我身份卑微,見識短淺,降低身份委屈自己,三次去我的茅廬拜訪我,征詢我對時侷大事的意見,我因此十分感動,就答應爲先帝奔走效勞。後來遇到兵敗,在兵敗的時候接受任務,在危機患難之間奉行使命,那時以來已經有二十一年了。

先帝知道我做事小心謹慎,所以臨終時把國傢大事託付給我。接受遺命以來,我早晚憂愁嘆息,隻怕先帝託付給我的大任不能實現,以緻損傷先帝的知人之明,所以我五月渡過瀘水,深入到人煙稀少的地方。現在南方已經平定,兵員裝備已經充足,應當激勵、率領全軍將士嚮北方進軍,平定中原,希望用盡我平庸的才能,鏟除姦邪兇惡的敵人,恢復漢朝的基業,迴到舊日的國都。這就是我用來報答先帝,並且盡忠陛下的職責本分。至於處理事務,斟酌情理,有所興革,毫無保留地進獻忠誠的建議,那就是郭攸之、費禕、董允等人的責任了。

希望陛下能夠把討伐曹魏,興復漢室的任務託付給我,如果沒有成功,就懲治我的罪過,從而)用來告慰先帝的在天之靈。如果沒有振興聖德的建議,就責罰郭攸之、費禕、董允等人的怠慢,來揭示他們的過失;陛下也應自行謀劃,征求、詢問治國的好道理,採納正確的言論,以追唸先帝臨終留下的教誨。我感激不盡。

今天(我)將要告彆陛下遠行了,麪對這份奏錶禁不住熱淚縱橫,也不知說了些什麼。

版權宣告:本文內容由網際網路使用者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資訊儲存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傳送郵件至 conghuavip@gmail.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www.xinsui.net/f/8539.html

讚! (0)
Donat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猜你還喜歡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