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十泗新书_墨十泗全部小说作品

墨十泗的新书有:《嫡狂之最强医妃》、《绝品贵妻》、《鬼王爷的绝世毒妃》、《腹黑毒女神医相公》等。

墨十泗新书_墨十泗全部小说作品

墨十泗的全部小说

《嫡狂之最强医妃》类别状态:古代言情完结
简介:【毒术医术Max真狠毒貌美女主VS颜值武力Max假无害忠犬男主】第一毒师“剔骨刀”温含玉穿越书中世界,成了国公府痴傻丑陋的嫡小姐。人前她是温家傻女,人后她是无双毒医,一手绝世医毒之术惊绝天下。他是贵妃之子,却也是从死亡的炼狱里爬出来的苟活之人,世人唾之骂之,生已无望,死亦不能。唯温含玉一人言:阿越,你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她是耀眼的阳光,却将他这个黑暗的囚徒视若珍宝。温含玉:他是我的男人,谁若要欺他,先从我尸体上横着过!乔越:她是我往后余生的全部,她若有恙,我覆了这天下又何妨!……他们对于彼此,如鲸向海,似鸟投林,无可避免,退无可退。……看文指南:1架空向文,经不起考究,女主自有光环,金手指偶开。2作者写作水平有限,不喜自行打叉离开,不用特意留言告知,谢绝写作指导,人参公鸡自动反弹。31v1双强双c互宠,坑品保证,放心入坑。

《绝品贵妻》类别状态:古代言情完结
简介:燕国丞相君倾曾为了一个人,屠了一座城,受天下人所指。所以君倾死的时候,无人不欢。没有人想得到,死了将近四年的君倾会再出现在帝都!更没人想得到,他依旧能坐上丞相之位!万万没人想得到,他还带回来一个三岁半大的儿子,亲生儿子!儿子好问:爹,阿离有没有娘?爹:没有。儿子:不信。爹:不信就自己去找。*燕国少了一个绝顶杀手“诛杀”,燕国安北侯府多了一个小姐“朱砂”。只是没人知道燕国曾有杀手诛杀,也没人知道安北侯府突然多了一个小姐朱砂。关于过往,朱砂没有记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名叫朱砂,不是个好人,更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朱砂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就是在街边捡起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小男娃娃。朱砂:小子,你娘呢?小家伙:阿离没有娘,阿离就是出来找娘的,你是阿离的娘亲吗?朱砂:……朱砂不曾想,她不过一时好心做了一件好事,竟惹上了最不该惹的人。小家伙,你这个娘,谁当谁死得快,你爹,连帝君都不敢惹,你饶了我怎么样?等等,小家伙你这个人见人怕的爹,好像……是个瞎子?*朱砂朱砂,究竟只是朱砂,还是诛杀?*君倾:君某一生,只护一人始终。朱砂:朱砂一生,只候一人始终。*简言之,这是一个小蝌蚪找娘的故事!也是一个单身腹黑男带着儿子找媳妇的故事!一对一宠文,欢迎跳坑!

《鬼王爷的绝世毒妃》类别状态:古代言情完结
简介:她是现代黑白皆惧的修罗毒医,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微微一笑,杀人无声!她是泽国世族白家的嫡女,却是人人避之不及的第一恶女,一朝身死,举国欢庆!当她穿越而来,昔日的恶女究竟迷了多少人的眼?她是白琉璃。他是百姓口中的鬼王爷,传闻,鬼王爷红瞳紫发青面獠牙,丑陋至极,可怕无比。传闻,鬼王爷的眼睛会杀人,只要被鬼王爷看过一眼的人,必会在暗夜暴亡。传闻,鬼王爷只在暗夜出现,从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是名副其实的妖瞳鬼王!又有谁知,那一双在暗夜睁开的眼睛深处,是何等的惊华天下。他是百里云鹫。*当某一天,鬼王爷要十里红妆迎娶第一恶女——*【传闻,这是聘礼】“琉璃要何聘礼才肯嫁本王?”“白小姐说,她要的聘礼,王爷给不了。”下属不安。“说吧。”鬼王爷淡然。“第一,王爷的血。”下属惴惴。“然后?”鬼王爷抬眸。“第二,王爷的肉。”下属额冒冷汗。“还有?”鬼王爷挑挑眉。“第三,王爷的……眼睛……”下属颤抖擦汗。“好,下聘。”鬼王爷拍板。*百里云鹫:有他在,谁也休想动她半分。白琉璃:谁若欺他害他,性命来偿。*一对一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男强女强,强强联合,后有机灵萌宝宝,无误会无小三,放心跳坑。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类别状态:古代言情完结
简介:冬暖故坐着黑道第一家族的第一把交椅,没想过她会死在她只手撑起的势力中。也罢,前世过得太累,既得重活一世,今生,她只求岁月静好。可,今生就算她变成一个哑巴,竟还是有人见不得她安宁。既然如此,就别怨她出手无情,谁死谁活,干她何事?只是,这座庭院实在没有安宁,换一处吧。彼时,正值皇上为羿王世子选亲,帝都内所有官家适龄女儿纷纷称病,只求自己不被皇上挑中。只因,没有人愿意嫁给一个身残病弱还不能行人事的男人守活寡,就算他是世子爷。彼时,冬暖故浅笑吟吟地走出来,写道:“我嫁。”喜堂之上,拜堂之前,他当着众宾客的面扯下她头上的喜帕,面无表情道:“这样,你依然愿嫁?”冬暖故看着由人搀扶着的他,再看他空荡荡的右边袖管,不惊不诧,只微微一笑,拉过他的左手,在他左手手心写下,“为何不愿?”他将喜帕重新盖回她头上,淡淡道:“好,继续。”*世人只知她是相府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却不知她是连太医院都求之不得的“毒蛇之女”。世人只知他是身残体弱的羿王府世子,却不知他是连王上都礼让三分的神医“诡公子”。*冬暖故:他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欺他辱他者,我必让你们体会生不如死的滋味。司季夏:我无谓世人眼光,不求权利地位,倘她有何不测,我必将这天下颠覆,生灵涂炭,又与我何干!*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本文秉承大叔一贯风格:一对一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无小三无误会,姑娘们放心跳坑。

版權宣告:本文內容由網際網路使用者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資訊儲存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傳送郵件至 conghuavip@gmail.com 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www.xinsui.net/f/6509.html

讚! (0)
Donat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猜你還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HARE
TOP